當前位置:首頁  > 理財助手  > 財經新聞  > 正文

國常會:降低小微企業融資實際利率、提高知識產權質押不良容忍度

時間:2019-06-27   來源:中國證券報

6月2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進一步降低小微企業融資實際利率的措施。

在具體措施方面,會議決定開展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綜合改革試點;部署支持擴大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和制造業信貸投放,促進創新和實體經濟發展;決定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準并設立中等職業教育國家獎學金。

銀保監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末,全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35.15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0.25萬億元,較2018年初增長了2.57萬億元,增幅達到33.46%,比各項貸款增幅高14.17個百分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戶數1928萬戶,較2018年初增加660萬戶。2019年前五個月新發放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較2018年一季度平均水平下降0.92個百分點。

此外,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五大國有銀行小微企業貸款余額要增長30%以上,小微企業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去年基礎上再降低一個百分點。而據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透露,截至五月末五家國有大型銀行對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比去年底增長23.7%,已完成全年計劃的大部分,平均利率4.79%,較去年全年下降0.65個百分點。

多渠道發力支持金融服務小微
金融支持小微、民營經濟是金融工作的重點之一。近期國務院、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等都提出了多項金融支持小微民營企業的具體措施。

總體來看,26日的國常會主要從四個渠道提出了支持小微、民營企業的舉措,一是在貨幣政策要打通從政策利率到對小微企業市場利率的傳導渠道,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二是降低小微企業綜合費率,如推動銀行降低貸款附加費用、降低再擔保費率,引導擔保收費標準進一步降低;三是發展多層次融資渠道,如提出今年金融機構發行小微企業金融債券規模要大幅超過去年,力爭達到1800億元以上;四是給出了一些新的扶持政策,如中央財政采取以獎代補方式,支持部分城市開展為期3年的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綜合改革試點等。

“實際上,目前央行給出的政策利率是在下降的,如TMLF利率已經調低,央行也在不斷向市場注入流動性,目的就是希望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目前市場的流動性是比較寬松的,銀行間市場利率不斷下跌。”民生銀行(6.340, 0.00, 0.00%)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雖然政策利率已經下調,但目前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利率仍然和基準利率掛鉤,且對國有企業和小微民營企業的報價差距較大,這也是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導致的。目前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可以采用更加市場化的利率模型,如LPR(貸款基礎利率)來決定對不同客戶的貸款利率。”

此外,本次國常會中特別提到為支持創新發展、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利用、促進擴大就業,會議要求,支持擴大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以拓寬企業特別是民營小微企業、”雙創”企業獲得貸款渠道,推動緩解融資難。

“在關于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等方面,目前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是如何給知識產權定價,要知道每個專利在應用領域、實際價值、技術含量等方面都千差萬別,需要具有很強的針對性的專業知識,這不僅是銀行,也是目前整個市場的薄弱環節。誰去評估、如何定價、質押后如何處置等問題,都還需要細化。”甘肅地區某村鎮銀行行長表示。

如近日在阿里拍賣網,金立通信名下211宗外觀設計專利掛出拍賣,拍賣信息顯示,這211宗專利起拍價為2.11萬元,算下來一件僅100元,專利價值并不高。而在各種拍賣網站上,專利的價格也是千差萬別,既有高價成交的,也有不少流拍難以賣出處置的。

提高對小微企業的不良貸款容忍度
一般而言,小微企業存在生存周期短、經營有不確定性、銀企信息不對稱等特點,在不良考核壓力較大的背景下,基礎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仍然相對謹慎,對小微、民營貸款的積極性不夠。

對此,本次國常會強調了要完善商業銀行考核方式,提出引導銀行對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單列信貸計劃和專項考核激勵,不良率高于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的,可不作為監管和考核扣分因素。同時要求,要調整優化貸款結構,引導加大制造業、服務業信貸投放。鼓勵大型銀行完善貸款考核機制、設置專項獎勵,確保今年制造業全部貸款、中長期貸款和信用貸款的余額均明顯高于上年。

在6月24日的人民銀行、銀保監“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上,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小微企業的不良率的確相對較高。截至今年5月末,全國金融機構的單戶授信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是5.9%,這個比大型企業確實要高出4.5個百分點,比中型企業高出3.3個百分點。

“不可能想要馬兒跑,又不給馬吃草。很多時候對一個小微企業貸款的工作量和對一個大企業貸款的工作量也差不多的,但是業務收入差距比較大,如果將提高小微民營不良容忍度、對小微制造業貸款設置專項獎勵落實的話,肯定可以提高基層銀行服務小微的積極性。”西南地區某銀行支行信貸經理表示。

 

肥牛牛贝斯